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自信、多巴胺和證實主義

發布日期:2022-06-13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滄海一土狗

 

引    子

 人類的自信心真的是一件虛無縹緲的事情。有一個小故事(或者說思想實驗),可以展示這一點:

 每次經過彩票網點, 老彩民A的內心深處會迸發出一種莫名的自信——今天狗屎運很不錯,要不要進去玩一把? 

 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很奇特。 

 一旦防線松動,老A撕毀“戒律”走進熟悉的“作戰室”,那種情愫會繼續攀升。 

 他會花長達半個小時的時間縝密地復盤近期走勢,并計算出一串數字,然后,簽下“大單”。最后,掏出10塊錢紙幣進行實物交割。

 對!一定要紙幣才夠勁,才會有某種神奇的儀式感和神秘感,繼續推升他的那種自信。 

 直到走出“作戰室”的那一刻,那種自信感、掌控感仍然洋溢心間。 

 下一步就是焦急地等待,等待宣布冠軍的時刻。

 在此期間,雖然他的自信心有所下降,但是,他看待別人的眼神依然是——“你們都是來拿第二的嗎?” 

 最后,中獎結果公布,像往常一樣,當然是中不了獎。

 他一如既往地很不服氣,把沒中的結果歸結為有人作弊——如果有人開出大獎——誠實正直的人遭受不公的待遇,卑鄙小人再次獲勝。

 當然,他表達不服氣的方式是——再來一次。

 多巴胺控制回路和自信

 表面上看,這個人是在做某件事情:1、努力搜集信息;2、認真計算;3、認真思考。

 實際上,他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只是在操控自信心,操控多巴胺。 

 說實話,長達半小時的思考、經過縝密計算的數字、鄭重簽下的單子、紙幣交割以及控制邁出彩票點左右腳的順序,都是為了獲取自信。

 這種自信來源于多巴胺,沒有中獎之后的失落感,也是來源于多巴胺。

 事實上,人的大腦中有兩條多巴胺回路,一條是愉悅回路,終點是伏隔核;另一條是控制回路,終點是前額葉。

 解剖示意圖如下所示:

 zx20220613-1.jpg

 更為抽象的表達,如下圖所示,

 zx20220613-2.png

 對于第一條回路(中腦腹側被蓋區到伏隔核),媒體已經宣傳了很多了,各種成癮藥物所作用的都是這個回路。所以,很多人把多巴胺叫成快樂分子。(實際上不是)

 我們還有一類行為跟第二條回路(中腦腹側被蓋區到前額葉)關系很大。因為大腦皮質跟未來、規劃相關,所以,這條回路跟控制相關。

 心理學家發現,人們的幸福感的來源在于控制未來,對,自己親手控制未來讓自己感覺到快樂。

 譬如,比起不知道結果的比賽錄像,我們更喜歡看現場直播,因為我們的潛意識認為后者有更強的參與感和控制感,在前者那種情況下,我們的吶喊是沒有辦法穿過電視“改變”過程的,因為它已經結束了。 

 這種參與感是一柄雙刃劍。當你自己親手養一棵發財樹時,如果它枝繁葉茂郁郁蔥蔥,你會十分開心;如果它莫名其妙地越來越多黃葉,你會覺得心情糟糕,因為你失去了對它的掌控。

 然而,如果這種發財樹是公司的,并不歸你管理,雖然你也希望它枝繁葉茂,可是,如果它長得不好,你也不會不開心,畢竟它不歸你管。 

 所以,我們很大一部分快樂來自于參與、掌控、預期和預期兌現。

 確信的本質

 表面上來看,我們每個人都十分了解【確信】二字,并且很清楚這種感覺。

 然而,這是一種極容易被操縱的【事物】。

 如果要形成一個自洽的【定義】,確信就是指一個人的某種想法被多巴胺賦能。

 zx20220613-3.png

 生理上的確信是一種很虛無縹緲的東西。嗑藥之后癮君子們的【確信】會達到峰值,他們會真的認為自己無所不能。

 此外,大腦中酒精濃度的快速攀升也會刺激多巴胺分泌,這時候人們會對自己以及自己的判斷更加自信,酒壯慫人膽就是這個道理。

 也就是說,多巴胺會制造一種混淆,它讓我們很難辨別某個行為是真的有效,還是只是刺激多巴胺分泌。

 想清楚這個原理之后,我們就很容易理解彩民老A的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騷操作。

 實際上,這些操作是一系列儀式,老A正在通過對儀式的掌控獲得多巴胺,獲得自信心。

 雖然這些儀式跟最后是否中彩票無關,但是,這些多巴胺同樣能促使老A產生“我一定能中獎”的感覺。

 只要儀式足夠多,多巴胺就分泌得足夠多,他就會獲得更多的掌控感。 所以,我們會發現,在走出作戰室的那一剎那是彩民們最自信的時候。

 鎖死和自投羅網

 面對這樣一種觀察,我的內心充滿了荒誕的感覺。

 很多時候,你根本搞不清楚我們所謂的自信有多少來源于這些小儀式和心理暗示,還是真的對這件事情很自信。 

 說實話,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悲觀——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隱蔽的儀式了。

 既然掌控感來源于多巴胺,老A的彩票結果是一次又一次的NO,他每次下完注的掌控感又是哪里來的呢??當然是他無意識中玩的這些小花招了。 

 正是因為有這樣一種觀察,我才對碎片化的東西有一種天然的警惕。

 既然互聯網這么發達,傳播財經知識的人又那么多,為什么大家還一次又一次地被各種騙子愚弄?

 寫到這里,我想起了一句有些欠的話:既然你是對的,為什么你并不富有?

 對稱的,還有一句更加欠的話:為什么很多女人,會長期反復被男人騙?因為她們的要求,【只有騙子才能滿足】,正常人滿足不了。

 zx20220613-4.png

 操縱儀式的回路很短,可以確定性地、快速地分泌多巴胺,所以,有強烈的鎖死效應。

 更進一步,還有更加殘酷的邏輯等在后面:儀式越多越難以找到真實有效回路,越容易失??;一個人越失敗,越需要更多的儀式來獲得多巴胺。于是,就有了越努力越失敗。

 當一個人進入到后面這個階段,只有騙子才能滿足他,甚至需要他自己成為那個的騙子。

 zx20220613-5.png

 所以,我能給某些讀者的唯一建議是:寧可喝點小酒,吹吹牛逼,也不要真在網上聽著一些似是而非的建議去操作。

 如果你要真的做好一件事,那么,你一定是極其痛苦的。這是因為,從專業的角度來看,你一定得做很多無用功。就拿高考來說,你為了考好一張試卷,你提前準備了N年,做了無數的題,結果有些題還是做錯了。

 在這里,我并不是想去否認儀式的作用,儀式促使多巴胺的分泌,多巴胺讓我們快樂又自信;但我們得清楚,某些東西只是儀式,即便是一些貌似辛苦的工作。

 證實偏差——物種利益的代言人

 在這里有一個很吊詭的問題:一些人明明只是想獲得點財經知識,提升一下自信心,為什么非要真刀真槍地進去害自己呢?

 更進一步,為什么這種有害行為沒被進化淘汰掉呢?

 答案是:當某個行為或某種傾向被預設到每一個個體身上,進化就無法淘汰掉這種傾向。

 在前文《證實偏差與種群利益》中,我們提過這個問題:證實偏差不利于個體,但有利于整個物種。對于有利于物種的傾向,物種不會給你選擇的機會,直接會把這個傾向內嵌到我們的基因中。

 所以,我在這篇文章的末尾寫道: 

 有一種叫證實主義的幽靈程序貫穿了我們每個人生命的始終,它所代表的是人類物種的核心利益。

 所以,沉迷于成功學的人往往失敗,但并不妨礙成功學流行,因為它們對“壬嫘”有利,“壬嫘”需要一些奇葩的人來維持多樣性。

 個體需要效率,“壬嫘”卻不需要那么高的效率,它只需要安安穩穩地存在,并一直存在下去。

 只要這個世界時不時地會冒出一些系統性風險,“壬嫘”就會讓每一個個體花大量的資源去保留某些冗余。 

“證實偏差”一文討論了證實主義為何對物種有利(ps:宏觀上),這篇文章則是討論如何實現每個個體的證實主義(ps:微觀上),就是靠一種叫多巴胺的化學物質,這種化學物質可以讓每個個體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行為。

 因此,證實主義的內核是復制,是行為的重復,是同胚結構的聚合。

 復制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東西,復制自己獲得的是穩定性,復制環境獲得的卻是多樣性。

 造物主擁有一種人類直覺難以捕捉的深刻,它采取了一種有些反諷意味的策略——基因復制自己,個體復制環境。

 結束語

 當然,我也很清楚一點,去擔心人類懷疑一切完全是杞人憂天,我們天然就是一個過于自信和過于相信的物種。

 所以,我們更需要的是一點點科學精神,形成一些對儀式的免疫能力。否則,歡迎來到楚門的世界——各種儀式的聚合真的可以讓一個人離現實足夠遠。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娇妻互换高H乱P,上司的丰满人妻中文字幕,人妻[21P]大胆,啊灬啊灬用力…再用力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